| 加入桌面
 
 
当前位置: 梅州商务网 » 资讯 » 创业新闻 » “新大地事件”多米诺骨牌效应:南京证券投行内部瓦解

“新大地事件”多米诺骨牌效应:南京证券投行内部瓦解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3-08-04  来源:梅州商务网  浏览次数:23

梅州商务网创业

  “新大地事件”多米诺骨牌效应:南京证券投行内部瓦解资本市场部人去楼空

  “深圳新大地项目组已经解散,有人离职、有人回到营业部。事发之后所有项目底稿都被监管层要求接受检查”

  南京证券的阵痛期,注定苦不堪言。

  “新大地事件”爆发后,南京证券的投行部门摇摇欲坠。深圳的新大地项目组已经解散,有人离去,有人回到营业部做回原来的本职。而资本市场部门更是人去楼空,只剩一名领导独守阵地。5月17日,证监会通过发布会通报,南京证券因近期有相关保荐项目被立案稽查,暂不受理其推荐项目及材料。

  保荐机构在尽调中暴露的风控缺失,以及其投行部门的逐步瓦解,进而影响到南京证券上市进程,多米诺骨牌的效应已经发酵。

  遭立案稽查

  5月底的南京,已经如盛夏般炎热难耐,为迎接青奥会,这座城市的基建工程正如火如荼地展开,但六朝古都的遗风还是留下静谧的角落。一座城市有两面,就如同处南京市的华泰证券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和南京证券,前者选址在闹市区建立起一座耸天大厦,后者闹中取静在一个角落中建起不到7层的高楼。

  当记者来到南京证券总部时,发现这座不到7层的建筑至少有10年历史。底楼和2楼是公司的营业部,3至5楼分别有研究所、各中后台部门、结算部门等。一个宽敞的办公室人数可能不超过10人。

  此时的南京证券,正在经历一场不小的“地震”。“新大地事件”影响恶劣,南京证券在新大地的尽职调查中连最基本的功课都没做好。众人对南京证券将何去何从的猜测不一。有说“将被暂停3个月保荐资格”,也有认为“暂停6个月保荐资格”。

  5月17日,证监会通报,南京证券、民生证券被立案稽查,暂不受理其推荐项目及材料。

  不过,无论处罚结果如何,南京证券投行内部已经开始瓦解。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,南京证券总部的资本市场部门仅剩一名领导,其余成员已被解散,缘由或是新股发行遥遥无期且储备项目不足。据统计,南京证券2012年股权融资项目仅是一单英力特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(000635.SZ)的增发。“新大地事件”爆发后,其再无新项目过会,目前在审的项目仅创业板的广州昊志机电,进度为“落实反馈意见中”。

  从证监会信息显示的南京证券投行结构看,部门主要设为一部、二部、三部、质量控制部。每个部门下设一个总经理,管理十多人的团队。其总部设有业务董事、董事总经理、总助、副总经理、总经理等职务。南京证券目前共有13名保代,分别管理各自部门,并担任上述各项职务。

  区域划分上,除南京总部外,南京证券目前共有宁夏、深圳、上海、连云港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等4家分公司,负责各自区域的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。其中,上海与连云港去年年初才成立,宁夏分公司则是之前收购西北证券后整合的产物。多年来,其投行资源主要来自深圳、宁夏分公司,一南一北,尤其是南方,深圳团队保荐过超华科技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(002288.SZ)、塔牌集团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(002233.SZ)、新大地等项目。

  一名接近南京证券的人士告诉记者,与很多券商一样,南京证券投行部在年初有说过裁员计划。不过,证监会信息显示公司目前投行人数达91人,较“新大地事件”期间的79人还多出12人。

  基础环节缺失

  南京证券投行落到众矢之的境地,皆因触目惊心的“新大地事件”而起。

  新大地是广东梅州一家生产油茶的公司,去年4月在创业板预披露,由南京证券保荐。其5月上会通过,但就在一个月后,这家公司却受到媒体的强烈质疑,虚增利润、隐瞒巨额关联交易、财务造假等问题被爆出。随后,新大地和南京证券在7月向监管层提交终止发行上市申请,证监会火速于8月对新大地正式立案稽查。

  从预披露到立案稽查,短短4个月时间,新大地和南京证券共同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转换。随着胜景山河、万福生科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等上市造假丑闻屡出不止,监管层的容忍度也被一次次挑战,新大地从被爆涉嫌造假到立案仅2个月时间,上海区域一名保荐代表人向记者表示,新大地事件某种程度上成了日后IPO财务核查的导火索,“保荐公司上市时尽职调查不可能做全面,但像南京证券这样漏洞百出确实过分了点”。

  新大地案中最核心的两个质疑点是关联交易非关联化、毛利率不合理。前述上海区域保代告诉记者,关联交易一直是尽调的重点,保荐时都会对公司前五大客户进行调查,如到工商局提取资料查验股东等,而毛利率若存在偏高,就要对公司采购和销售环节的客户进行调查,得到产品单价并与市场比较判断其公允性。“这些过程虽然繁琐,但理应操作到位,毕竟是基本的职业操守”。

  实际上,“新大地事件”中,南京证券在这些基础环节的缺失导致了最终的东窗事发。去年四次保代培训会上,监管层曾多次强调过关联交易问题,认为关联交易并非洪水猛兽,但如果刻意隐瞒并被举报核实,就是诚信问题,企业和保荐机构都会相应受罚牵连。

  对于南京证券来说,尽调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却远不止这些。据了解,当初保荐新大地时,项目组曾有数个成员是从营业部抽调,营业部人员转做投行业务,不只是风控问题的缺失。人员配置这样最基本的业务要求,南京证券也存在重大漏洞。

  “新大地的事情出来后,深圳的新大地项目组已经解散,有人离职、有人回到营业部。而且,事发之后南京证券所有项目的底稿都被监管层要求接受检查”,前述接近南京证券的人士告诉记者。

  项目资源储备不足

  由于投行业务对资本金的需求相对较小,创业板开闸激发中小企业上市需求,这些年如平安证券、国信证券等中小券商的投行业务强势崛起。与此同时,保代资源对券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流失保代意味着流失项目,严重者可造成投行业务的急剧萎缩。

  这样的情况同样发生在南京证券,其近两年来连失两名高层保代,如副总裁范慧娟和董事总经理张立。

  资料显示,范慧娟1992年就在南京证券工作,历任公司副总经理、投行部总经理。2011年离职前,其为投行业务的负责人,离任后该职位由公司副总裁童建接任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范慧娟于2011年担任慧博普(002554.SZ)首发项目保代。该项目是南京证券近3年来最大的单子,获取承销保荐费用8024.21万元。而南京证券从摩恩电气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(002451.SZ)、新开普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(300248.SZ)等IPO项目总共得到的费用,还不到慧博普的六成。

  同样离开的高层,还有从海通证券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招聘而来的张立。从履历上看,张立先后在海通证券和齐鲁证券工作过,来到南京后,成为仅有的两位董事总经理之一。在南京证券期间,完成南京银行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(601009.SH)48.14亿元的配股项目。

  自从范慧娟、张立离任后,本就资源稀缺的南京证券去年甚是惨淡。去年,南京证券股权融资仅承销英力特17亿元的定增项目,此外就是债券承销8单。

  前述接近南京证券的人士告诉记者,南京证券资源不足,在拿项目上并无多大话语权,因为好项目往往挑选大券商或被大券商抢走,小投行难以拒绝资质不高的项目,被动之下这些发行人的过会率也不会很高。

  据统计,南京证券保荐的首发项目中,先后有4家撤回,除新大地外,还包括北京御食园食品、湖北新火炬科技、南京聚隆科技。其中,北京御食园食品在IPO财务核查中被撤回,目前已经终止审查。而江苏长青农化的首发项目在2007年闯关失败,就连超华科技的IPO、英力特的定增也遭遇过“不予核准”,南京证券通过二次上会才艰难完成来之不易的单子。

  事实上,南京证券实力不足、过会率低也牵连到与发行人的长期合作。两次上会的超华科技最新的定增由广发证券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保荐,2008年保荐的塔牌集团上市后也将保荐机构换为一创摩根。

  上市路漫漫

  创新对资本金的要求已经让不少券商纷纷开启IPO或再融资的运作。无独有偶,南京证券也正参与到这股大军中。

  去年9月,南京证券通过增资扩股完成改制,注册资本19亿元,大股东为南京紫金投资集团。当月的揭牌仪式上,董事长张华东表示公司的未来计划就是上市,达到“企业上台阶”的目标。

  3个月后,南京证券正式进入上市辅导阶段。公告显示,南京证券已经接受中信证券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的辅导,并已在江苏证监局备案登记。一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,从接受辅导到递材料的周期通常为2-3个月,由于去年辅导要补2012年年报,因此递材料的最佳时间在二季度前。不过,对于上市的问题,南京证券拒绝回应。

  然而,“新大地事件”的阴影或波及到南京证券的上市进程。前述券商人士向记者表示,新大地的事情虽然只是投行业务的个案,但暴露出风控缺失且影响巨大,监管层在审核时应该会格外注意。

  在IPO财务核查拟上市券商的过程中,虽然保荐机构会将主要精力放在经纪业务,这块券商最大的收入来源,但随着投行丑闻的不断曝光,监管层也要求保代要注意拟上市券商做投行业务时,是否存在协助发行人虚构交易的情况。由于“新大地事件”的沸沸扬扬,南京证券信誉问题成为众矢之的,“最差的结果会影响到评级”。

  资料显示,南京证券去年被评为A级券商,比2011年的B级进步。但“新大地事件”后,能否保住A级档次,还要等监管层排查各家券商后的三季度才揭晓。如果被降级,无疑会对南京证券上市进程蒙上阴影。

  事实上,“新大地事件”已经给南京证券的投行收入造成巨大影响。2012年年报显示,南京证券承销净收入8648.1万元,同比降幅高达62.8%。其中虽有IPO堰塞湖的因素,但新大地造成的资源缺乏问题更加突显,南京证券目前在会项目仅1单,在投行依旧扮演“入市通道”的状况下,储量不足将造成未来收入不能持续稳定。

  而这必然会影响到南京证券上市,因为监管层对券商成长性有要求,即经纪、投行、资管等主要业务,至少要有两项位于行业中等水平,或者经纪、投行中有一项近两年位于行业中等水平之上。南京证券资管尚未形成规模、投行倒退之际,只能希冀于经纪业务。但同花顺(行情,资金,股吧,问诊)数据显示,截至4月南京证券总成交量位于45位,低于行业均值。

  可以预见,在政策尚未松绑的情况下,南京证券上市只能是一场镜花水月。

<本文结束>www.ourxun.com

分享与收藏: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: 市场 商务 事件 创业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热点文章